讓主耶穌說話(來1:1-4)

疫情已經過了兩個月,因為疫情而不能上街。從前,我們以為電戲情節才會出現的橋段,現在全球都在真實上映。讓武漢肺炎病毒擴散全球的人是誰,上帝很清楚,而利用疫症成為達到自己利益的手段的人,上帝亦十分清楚,必定向他們算賬!

在認知層面上,我們知道上帝是信實的,太多事超出我們的理解能力,其中一樣就是苦難。造成苦難有很多原因。從前,人們認為天災最不可能是人為的,所以古人多數都會拜祭風神、海神、雷神、太陽神,但現在我們知道,原來人對環境的破壞,也是導致極端氣候和生態災難的元兇。自從人懂得利用生化武器,掌握病毒的圖譜,便可以在不知不覺、不損一兵一卒的情況下,用病毒使敵國傷亡慘重;病毒當然也來自人的欲望,食野味對口腹的滿足;權力慾令人不擇手段,喪心病狂,都可能造成他人以致世界的苦難。

最近一位著名的新約學者賴特(N. T. Wright),接受時代雜誌訪問,講述基督教如何回應武漢肺炎的災難,他強調人太過理性主義,甚麼都要有個解釋,他認為:「基督教大概係唔Suppose會為苦難提供答案,但我們的上帝卻會在苦難中與人同感同行。」這種講法引來不少負評回嚮。原因可能是他將理性主義講得太草率,亦可能係因為作為一位舉世知名的新約學者,對一個面向世界的傳媒這樣表達,實在令人覺得佢「太Hea、太膠」。難道基督教真的連一點解釋都回應不到?

最少,之前所講的羅馬書,就清楚講論罪惡所造成人類的困局,先知書所揭示的罪行如何令人類陷於苦難,甚至主耶穌面對集體的政治和宗教謀殺,背後豈非沒有原因和意義?

其實,上帝的啟示並非不食人間煙火,離地萬丈,我相信賴特亦可能不是這個意思。

上帝的啟示是處境性的,以人的語言為媒介,內容是活生生的生命,在人類歷史中發生,更不是與理性無關。若是這樣,究竟在全球武漢肺炎瘟疫中,上帝跟我們有甚麼關係呢?祂又會對我們說甚麼?

有人認為希伯來書是一篇講章,就演講而論,至少在當時的希臘世界,其修辭手法真令人嘆為觀止,一般都認為作者應是個有學養的人,但更重要是這本書的背景。

希伯來書的寫作日期,一般估計是接近主後70年羅馬皇帝尼祿嚴重迫害基督徒的之前,其實,基督徒、猶太人和羅馬政府一直都不時有衝突,但主後60幾年,尼祿對基督徒的迫害開始有增無減,當時的信徒和教會就是面對這種日趨嚴峻的政治打壓和迫害的處境,正如今日不少同道也察覺到政權的威脅已經近在咫尺。希伯來書就是在這背景下成書,目的是為提醒、勸勉、鼓勵、安慰當時的教會和信徒。

究竟上帝要藉著希伯來書對我們說甚麼?今日我們活在疫症的恐慌、限聚令及政治的陰霾下,面對未知的前路,集體抑鬱的情緒,希伯來書如何勸勉、安慰讀者繼續持守信仰,紮穩根基,面對挑戰?

來1:1-2上:出現了兩次「曉諭」,其實是「說話」的意思,而言說者是上帝。上帝向人說話,即是我們經常說的「上帝的啟示」。這個開場白,是要帶出上帝的兒子主耶穌基督的身分地位和角色,因為整卷書的主線就是祂,祂亦是上帝啟示對人說話的高峰。

這段經文有四個對比:

第一個是在古時和在末世,是指時間; 第二是列祖和我們,是指對象;第三是藉眾先知和藉他兒子,是指媒介;第四是多次多方和一次完成,是指方式。

首先,古時即是「喺好耐好耐以前」,末世即是舊約先知常講的「在末後的日子」,所以如果按希伯來書的讀者熟悉猶太人的傳統,他們應該可以聯想到舊約先知的預言。作者想表達的是,這些先知預言應驗的日子已經來到了,而這些預言的主題就是彌賽亞君王的來臨,主耶穌基督的降生、受死和復活,正正就是滿足和應驗了舊約先知的預言,舊時代結束,新時代開始,在聖經裡,末世並不是世界末日,而是舊約所預言的救恩已經來到,人要面對上帝的救贖恩典,當然,也要面對上帝的審判。因此,早在主耶穌道成肉身來到世上,死而復活,末世就已經開始了。

再者,上帝藉眾先知多次多方向列祖說話,希伯來書所講的眾先知,不單是指我們所熟知的先知以利亞、以利沙、以賽亞、以西結等等,還有很多記名和不記名的,泛指舊約裡所有受上帝感動而說話的人,還包括以色列的族長、神人、領袖和君王,因此應是指包括律法、先知、詩篇和著作,整本舊約聖經。

上帝在不同的時代,以不同的方式向人說話,包括藉人的口宣講、與人直接對話、用和夢異象、直接在不同情境和自然現象中顯現,烈風、雷轟、地震、火後的微小聲音,還有藉某些行動或戲劇化、行為藝術的表達手法。總之,上帝在舊約裡讓我們看見,上帝不但滿有創意,還樂意向人啟示,與人建立關係。

不過,希伯來書的作者想讓我們清楚了解一件事,就是雖然在古時上帝多次多方向人啟示說話,但過往的啟示並不完滿,直至祂兒子在世上出現。所以,上帝的啟示似乎是一個漸進的過程,舊約可以說是我們對上帝認識的基礎和準備,有一位真正的彌賽亞要來,上帝藉著兒子的道成肉身,成就舊約一切的預表預言和救贖。

就如使徒約翰所說:「道成了肉身,住在我們中間,充充滿滿的有恩典和真理,我們也見過他的榮光,正是父獨生子的榮光。……律法本是藉著摩西傳的,恩典和真理都是由耶穌基督來的,從來沒有人看見神,只是在父懷裡的獨生子將他表明出來。」(約1:14,17-18)

主耶穌基督就是上帝啟示的最高峰,因為上帝成為人,住在我們中間,讓人親眼看見和聽見,親身經歷。

又正如馬太引述主的話:「我實在告訴你們,從前有許多先知和義人要看你們所看的,卻沒有看見,要聽你們所聽的,卻沒有聽見。」(太13:17)

而主在十架上的犧牲,亦已補足了不完滿的律法祭禮,成就了永遠的救贖。所以,上帝已經藉他兒子作了最完滿的啟示,又滿足了一切舊約裡未曾完滿的啟示,末世就是意味著舊時代已經過去,主耶穌基督作王掌權的新時代已經來臨,主耶穌就是上帝給人的最後啟示,亦是最後通諜。

因此,主耶穌開始傳道的時候,就說:「日期滿了!上帝的國近了,你們當悔改,信福音!」(可1:15)

究竟今日人看不看見上帝藉著他兒子說話?保羅說:「沒有傳道的,怎能聽見呢?」(羅10:14)今日教會在做甚麼?搞聯誼會、俱樂部?想成為一間被人看為成功營運的大堂會?教會最重要是傳福音,傳福音不是傳個「幸福音」或「罐頭福音」,而是讓主耶穌藉我們的生命,向我們的世代說話,今日為何不少人會覺得堂會患了嚴重的失語症?求主醫治堂會。

若按希伯來書所言,上帝在主耶穌升天與再來之間,會否對人仍有特別的啟示?就像我們不時會聽到人說,上帝告訴我甚麼甚麼,當然,這樣說有可能不是指上帝直接對這個人說了甚麼,而是這個人從祈禱、讀經或生活中領受了甚麼,這不是上帝對他的特別啟示。

若有人真的認為自己直接從上帝領受了特別的啟示,我們就要小心,不少異端邪教,例如新天地教會、摩門教等,創辦人都聲稱自己得到特別啟示。記住,他們最初都是信耶穌的,後來被壞鬼神學引離真理正道。福音派教會最初為何對靈恩運動充滿戒心?其中一樣就是因為他們令人覺得上帝直接給他們特別的啟示:「上帝昨晚跟我說……」當然,我們不能限制上帝的言說,我只能說,這種說法和想法是有點危險,希伯來書的作者認為基督的啟示已經一次過完滿了一切的啟示,之後一切的啟示都是建基在已有的啟示和主耶穌基督的身上。

上帝不單藉兒子說話,更帶出主耶穌的身分和工作。

上帝已經立他為承受萬有的,令人聯想起詩篇第2篇,這篇彌賽亞詩、君王登基詩,在接著的來1:5也被引用。

詩2:8「你向我請求,我必將列國賜你為基業,將地極賜你為田產。」

列國萬民都在他統管之下。當主耶穌來到世上,這個登基儀式已經開始,當他在十架上被舉起來,死而復活,成就了永遠的救贖,就在這個時刻,他正式被立為承受萬有的萬王之王!

然後,作者提醒讀者,這位君王就是那位曾經創造諸世界的。諸世界是指不同世代時空,不同的領域空間,其實與上一句「萬有」的意思差不多,當然,不少人也發現這句經文的用意可能是令人想起舊約中創造的智慧。

基督是上帝榮耀所發的光輝(來1:3),並非指主耶穌在反照上帝的榮耀,就像月亮反照太陽的光,一般我們只會說基督徒可以活出基督的形像,因為我們不是光本身,我們只是在反映主的形像,並非基督本身。所以,這裡所說的應該是,基督發出上帝榮耀的光輝。看下一句就更清楚,因為他是上帝本體的真像,就像一個銀幣及蓋印上刻有君王印記,代表著君王本身的權力和身分地位。

基督用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,就是用他的話。上帝說:「要有光,就有了光。」他掌管著萬有,擁有無上、完全的治權。

基督洗淨了人的罪,就是他作為君王和統治者的承擔,若你將期望放在今天地上的統治者身上,只會絕望,究竟世上有多少肯承擔、為人民、無私的統治者?事情是,若你死了,政權還在消費已死的生命,你看看吹哨人李文亮便一清二楚了。真正的君王主耶穌基督,為了救贖,犧牲自己,成了永遠的祭物和大祭司,證明他是真正的君王。

天使是古時為上帝傳遞訊息的使者,但明顯主耶穌是與天使有分別,他比天使更尊貴,因為他就是上帝本身。

主耶穌比任何自古至今的先知和傳訊的天使更為尊貴和超越,這就是希伯來書的開場白,之後作者還會再詳細圍繞主耶穌的身分作出比較。

在今天的苦難中,當面對疫情和政治前景,可能你會灰心,但希伯來書讓我們再一次看見主耶穌,正如詩篇第2篇,當列國君王都在也文也武時,上帝卻在天上嗤笑他們的狂莽無知,基督絕對有能力去管治萬有。

今日你看見的不公不義,上帝都看見;此刻,可能你覺得疲倦、灰心和絕望,但主耶穌已經成就了救贖盼望,你看不見不代表沒有,可能只不是以你的方式和時間出現而已。

神學家莫特曼(J. Moltmann)認為經驗與盼望是互相矛盾的,他稱新約的盼望為「抵觸盼望的盼望」,是復活與十架之間的矛盾。他進而說:

「基督教的盼望就是對復活的盼望,它在給定的、獲得保證的將來前景中矛盾地證實其真理性:以公義對抗罪惡,以生命對抗死亡,以榮耀對抗受難,以和平對抗傾軋。⋯⋯盼望必須在這種矛盾中證明它的力量。因此,終末論絕對不許憑空漫談遠方,而必須要在與所經驗到的這個滿是受苦、罪惡和死亡的當下之間的矛盾中展示它的盼望語句。」《盼望神學》

主耶穌已經完滿了啟示,成就了公義和救贖,但我們願不願意讓上帝藉著我們,讓主耶穌向這世代說話?我們不需要再有別的啟示,天國也能在地若天,讓人看見盼望,只要你和我都行出主耶穌要我們行的就可以了,當疫情中不少人都在為自己搶物資,又因為對限聚令和疫症的恐懼而躲在家中,卻仍有不少人很勇敢地走出來,做該做的事。當然為己為人,仍要做好防疫措施,有智慧地去做。問題是,你願意嗎?

洪國謙牧師

2020年4月5日主日崇拜講章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