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在沾沾,面對上帝(羅2)

「沾沾」是「沾沾自喜」的縮寫。

若有人用羅馬書第一章去攻擊同性戀,或用羅馬書第二章指出人不可以論斷別人的對錯,其實是犯了同樣的錯謬。

羅馬書第一章講到普世人的罪,皆因不以耶和華為主(不虔),因而衍生出種種罪行(不義),於是上帝任憑世人自食其果。第二章則承接第一章,從另一個角度談論世人的罪,其實這裡談論的,並非「人不可以論斷別人對錯」的理據,叫人收口。

有人認為這段經文是講及論斷人的「道德主義者」,他們的罪不在於他們與世人作了同樣惡事,而是他們的自以為是。

可能我們都試過說別人不是,然後別人就會跟你說:「你都咁咁咁,呀邊個都咁咁咁!」

人會嘗試指出他人的罪行去回避問題、轉移視線,但這並不能洗脫自己的過錯,上帝更加不會上當。這種自義或轉移視線的舉止,不能使他們成為義人。

另外,若承接上文,這些人的自以為是,實質上是當上帝無到,是一種自戀式、自我崇拜的心態,正正就顯明以自己或以人為偶像的現實,而所謂的真理,就是他自己。

論斷或評斷對錯得失,並非保羅在這裡所關心的問題,他真正要討論的,是這種無視上帝和上帝審判的心態和現實。

保羅在2:3-6進一步肯定上帝的審判必然會臨到,但人依然故我,仿彿在藐視上帝的恩慈、寬容和忍耐,不曉得祂的恩慈是要領其悔改,將人的目光轉向上帝,放棄裡面的自戀、自以為是、沾沾自喜的心態,這種心態不單無視上帝,也成為貶低別人,高抬自己,一種比別人優越的生活態度。這是上帝不喜悅的,因為在上帝面前,人人平等。

巴特:「信仰者、行善者永遠不能將自己的善行視為一種財產,藐視在這方面身無長物的人。」

保羅從外邦人的罪轉向猶太人的罪,羅2:2將論斷的話題轉向審判(2:2-11),然後再將話題轉向律法(2:12-16),切入討論猶太人的問題

究竟律法和割禮是甚麼?

現在不論男女老幼,都會對建制規矩有點排拒,覺得是無愛心,「講心」、「自發咪得囉」,真係得?

「我係緊張你先俾框框你,又唔見俾第二個?」

你知道嗎?在深水埗行街要很小心,因為路上不時會有糞便,若果我見你將會踏到糞便,應不應該提醒你?(用保羅的字眼)還是「任憑」你踩落去?若上帝愛祂的子民,將界線告訴他們,免得受到審判,自食其果,這是因為上帝愛他們,將自己的心意講明,讓他們知道自己應該怎樣活在上帝面前。

律法是上帝給其子民恩典的記號,幫助他們活出自己的身分和與身分相稱的生活。上帝呼召他們承擔責任而非享受特權,盡心服事而非背著基督徒或上帝子民的名義去「hea」,名不符實。

上帝的子民也不應因自己有律法和割禮而沾沾自喜,因為同樣要面對上帝審判,而且審判是由上帝子民開始。其實,猶太人與外邦人一樣,犯了同一個問題,就是那種自以為是,沾沾自喜,認為自己比別人優越,但他們的生活行為卻出賣了自己,這都是出於人的無知或驕傲自大,太過自我中心。

他們的律法要定他們的罪(2:21-24),保羅並不是憑空臆測。

根據猶太史家約瑟夫記載,公元19年,有幾個猶太人成功游說一位富婆捐一大筆錢給聖殿,但他們卻將錢據為己有,這事令猶太人被逐出羅馬;亦有其他不付聖殿稅的記載;而在革老丟皇帝期間,因為猶太人的生活行為太差,而再一次受到驅逐。

上帝的名在外邦人中,因你們受了褻瀆,這兩句不用解釋,也能想到不少活生生例子吧!例如明明是著名盜版的大國,盜到連正版都要改商標及賠償,還說得出自己是不靠偷、不靠搶,其實,很多上帝的子民豈非同樣可恥嗎?「死淨把口」是沒用的!

學效主耶穌,謙卑做實事。當你面對上帝,才能面對自己,面對別人,看到多一點真相。

福音是甚麼?它給人一個印象,上帝愛世人,賜下祂的獨生子為我們的罪死在十架上,我們只要信祂,就能免受刑罰,得到天堂的禮物,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,這叫「幸福音」。

真正的福音是要我們面對上帝的恩典與審判,無人能夠逃避上帝的審判,但我們不是因怕審判而做好事,或者為自己積點陰德,這種善事都只是為自己的好處,建立自己的義,而福音正正就要求我們放棄自己的義,接受上帝藉主耶穌基督為我們成就的義。

恩典並非要我們成為不負責任的人,「hea」過自己的人生,而是呼召我們承擔責任,拒絕以偽善的態度做人,拒絕成為沾沾自喜、自以為是的道德主義者或幸福音信徒。

而以色列人的失敗,更應成為基督徒的鑑戒。

若你願意,今日就可以靠著主耶穌了結以往的失敗,重新開始!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